当前位置: 首页 >> 作品展厅 >> 正文

陶笛的梦(下)

发布者: [发表时间]:2017-07-29 [来源]:葡京集团娱乐网站 [浏览次数]:

我半个身子斜跨在车梁下,就这样骑着自行车来到了王大妈的家,那是一个不大的篱笆小院,因为王大妈是自己一个人,所以她们一家人借住在她家正好合适。我似乎又隐隐约约听到了笛声,就在窗户微微打开的缝隙里飘出来,但与之响起来还有一个男人和女人的吵架声,在他们彼此的叫骂声中陶笛渐渐没了声音,但还没等我竖起耳朵听个仔细,便有一大堆东西从那个窗户里被扔出了出来。我吓得一下子在自行车上跳了下来,自行车也摔倒在路旁,车子被落物重重砸到,而后窗户关上屋里也没了动静。

我呆愣的坐在路边,散落在面前的是在窗户里被扔出来的杂物。我小心翼翼地竖起自行车,却发现被自行车砸到的是一支自己十分熟悉的陶笛,陶笛被砸的四分五裂,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刚才还在她嘴中吹奏的陶笛此时此刻竟然会碎在我的自行车下。我看了一眼紧闭着的窗户,心里想,我或许可以推着车子就跑,也许她会觉得自己陶笛是扔出来摔碎的。

我闭着眼睛,装作没看见的向前走去,可没走几步我又倒退了回来,我脱下衣服将碎裂的陶笛轻轻包好,我始终还是带着这陶笛回家了。我一路骑得飞快,到了家门口把车子扔到一边便冲进了屋里。屋里的父亲不出意料的一手握着酒瓶,一手撑着脑袋,躺在地上又醉醺醺的睡着了,我这次没有管他,而是径直来到了醉鬼脏乱的工作台上。因为自己从小看着爸爸在这个工作台做出一些精致的小玩具,身为木匠的儿子还是有些底气的。

当墨色渲染了整片天空,点点繁星缀在弯月旁,身边能听到的只有爸爸的呼噜声、草丛里的蛐蛐声,还有村头传来的阵阵犬吠。我点着蜡烛,不停的擦着额头的汗,手里小心翼翼的用胶水粘着陶笛的碎片,在宁静的夏夜里,唯有跳动着的火苗和我一起度过了一个非常的夜晚。

第二天一早,我便带着粘好的陶笛往王大妈家跑去,心里好像有头小鹿一直在乱撞,看着手里用一夜时间粘好的陶笛,不知道我是先道歉好呢还是先打招呼好呢。我喘着粗气来到了王大妈门前,我擦干脸上的汗,将衣服上的褶皱用力抹平,又把腿上的裤脚落了下来,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后,我深吸一口气,涨红着脸敲开了王大妈家的门。

当我看到开门的是王大妈后,我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丝怅然若失的感觉,王大妈和我说她们一家人今天刚刚走,坐着村子唯一一班公交离开。我什么也没说撒腿就跑,只留下王大妈楞楞的看着我远去的背影。

我一边跑着一边在心里盼着她还不要走,希望那辆公交半路没油了或是司机喝醉了今天会迟点来。我气喘吁吁的又经过那段老石桥,除了岸边有一些在洗衣服的妇女外便无其他了。我擦干脸上豆大的汗珠拼尽全力的往村口的公交站牌跑去,终于到了站牌那,我扶着站牌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,嗓子好像要喷火一样火辣辣的疼。



公交车才刚走不远,我挥挥手也没有人注意到,嗓子里更只能发出一些咿呀咿呀的声音,我看了一眼手中的陶笛,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使劲吹响了陶笛。陶笛的声音好像在草丛里直飞上天的麻雀一样响彻云霄,我透过沾满汗珠的眼眸好像看到了在公交车窗探出头来的她。她依然还是穿着白色的连衣裙,头上戴着的好像是我的草帽,我拿着陶笛使劲向她挥手,她也在拼命的向我挥手,笑的是那样开心。

突然一阵风吹来,夹带着嫩芽的清香与泥土的醇香,却将她头上的草帽吹向了天空,她用力的要伸手去抓草帽,眼角的泪花也随着风飘向天空,看着公交车晃悠悠的消失在了这条小路的尽头,天上的草帽翻飞着,静悄悄的落在了我旁边。

往后的日子里,村子里又响起了陶笛的声音,我带着草帽一边吹着陶笛一边沿着老石桥走着,希望吹过来的一阵风将这声音送向远方,即使无法把陶笛还给她也可以让她听见,听到藏在这陶笛中的梦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编辑:吕永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整理编辑:张惠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葡京集团娱乐网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新媒体中心